恶人成长日记 第二百九十四章 插手第五家,用意非常明了



坐在自己的那个集团副总裁的办公室里,赵建设戴着老花镜,手里端着茶杯,仔细看着希望日报,希望从里边看出希望来。

第五明珠敲敲门,见赵建设点头了,走进来,笑着说:“赵总裁好兴致啊!又在研究国家大事了。”

“嗯,第五董事也够清闲的,怎么又回来了?”对第五明珠,明知道他和秦寿生不和,但赵建设就提不起对她的好感来。因为他凭借直觉,知道这个女人是想利用他,想拿他当枪使唤,他自然不乐意了。

“哦,回来看看,看看公司的运行和账务有没有不合理的地方。”第五明珠摆出一副大股东的样子,完全不提她已经把股票抵押给秦寿生的事实,瞪着眼睛说瞎话,“我觉得,有些地方的资金运用有些不合理,想和董事长谈谈。看见赵总裁如此清闲,特地过来看看。”

“哦,第五董事,你还不知道吗?”赵建设嘲讽地说,“公司已经下文了。由于第五董事将股票抵押给董事长,已经被暂时停止董事一职了。您的办公室都被封了,怎么找董事长提意见?”

“什么?”第五明珠心中怒火中烧,没想到秦寿生这个畜生竟然这样毒辣。她蹭的站起来,就要找秦寿生算账,想了想,笑着说,“这好像不符合程序吧。我就是没有股票,可也是第五家派驻长生公司的代表,想罢免我的董事职务,只怕董事长自己说了不算。

“好像董事长自己的股份已经过三分之二了。这应该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吧。”赵建设笑着说,“据说,副董事长沈董地脸色很难看……”

看着第五明珠的身影。赵建设嗤笑一声,继续看自己的报纸了。对年轻人,他一向是嗤之以鼻,瞧不起他们没有定性。像他这样。坐等秦寿生犯错,虽然希望渺茫,可毕竟待遇在这里,一分钱不少,总比给精简回家强。这个时候和秦寿生斗,只能是找死,赵建设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地。他在等,在等很可能一辈子也出现不了的机会。

第五明珠愤愤的来到沈晓霞的办公室。愤愤的坐下。质问她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有用吗?”沈晓霞沮丧的说,“股份在这里摆着,想和他斗,没用。现在,我们只能是静等时机。等着股价提高,脱身出去。其他的举动。都是无谓之举。”

第五明珠心中也清楚这事,只是不忿秦寿生罢了。见沈晓霞也没法子了,只好郁闷的坐在那里生气。

“你地商贸公司咋样了?”

“没咋样。”第五明珠没好气地说。“买卖没做。光装修办公室。就花了上百万。具体搞什么项目。还没想好。”

“还没想好!”沈晓霞不敢置信。这公司都要开业了。可想做什么项目都没定下来。实在让人难以相信。

“我想和欧阳鹏谈谈。朝他要点项目做。”第五明珠有些显摆地说。“最少是政府采购地项目。搞定一个。一年就不用干别地了。”

沈晓霞没说话。但知道第五明珠确实鬼。一下子就看到了事情地关键。若是能搞到政府采购项目。直接就吃饱了。虽然是投机取巧。但毕竟你需要有能投机取巧地实力。

“欧阳鹏能答应你?”

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”第五明珠倒是信心满满地,“不行我陪他睡觉,总行了吧。”

沈晓霞打了个寒战,瑟瑟的说:“你不是他大伯嫂吗?再和他那样,估计他不敢吧。”

“就知道他不敢。”第五明珠得意地说,“他不敢,才能把项目给我。不然的话,嘿嘿。”

“做梦去吧你!”沈晓霞反应过来,呸了两口,“你不知道是找谁说情了,还在我这里吹嘘。”

第五明珠心虚的说:“我不用找他,我找欧阳凡总可以了吧。希望市政府的采购项目,我要定了“她想做政府采购项目?”秦寿生很是吃惊于第五明珠的野

政府采购项目,虽然总是说什么公平,低价,保质保量的,但真能拿到那个项目的,不是关系硬的,就是拿到了项目,也没有利润可以赚取。第五明珠的关系硬不硬,看上次欧阳鹏站在秦寿生这一边算计第五家就明白了:欧阳鹏为了自己的利益,是不会站在任何人一边地。他只会站在自己一边。甚至欧阳家地其他人,都会被他抛弃。

“我的姐姐,是不是该帮我说点啥了?”秦寿生很想去找自己地干姐姐,让她吹吹枕头风,却又有些犹豫。他怕一旦弄不好,枕头风反而让欧阳鹏反感,白白便宜了第五明珠。

“这娘们怎么这么有信心能搞定欧阳鹏呢?”秦寿生百思不得其解,而沈晓霞也不知道方舒和欧阳鹏的那种暧昧关系,自然不能为他解惑。

“有空打听一下,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有办法影响欧阳鹏的。”秦寿生拍拍沈晓霞,“这对你也好。她太厉害了,以后你活不活了!”

“你知道,还让我问?”沈晓霞郁闷的说,“她从不问我的事情,就是知道我是不会告诉她的。同样,你以为她会告诉我她的秘密吗?”

“得意的时候会忘形的。”秦寿生笑着说,“没逼着你一定要知道,注意一点就行了。”

不用秦寿生说,沈晓霞也会注意的。她可是很顾忌这个大姑姐的。日后,她能不能在第五家掌握权利,关键就在这个第五明珠身上。只有打倒了她,沈晓霞才能当家作主。

“她很狡猾,我对付不了她。”沈晓霞苦恼的说,“她的起点比我高。不管从气质上还是心理上,她都是高高在上,根本就不怕我,而我。总觉得先天不足。”

“其实,面对她的时候,我也自卑。”秦寿生实打实地说,“咱俩出身一样,穷困潦倒,小时候就没过过好日子,所以,就自卑。所以。我遇见那些自诩高贵的女人。第一件事情,就是把她们高贵地衣服给扒下来,干她们一顿,把她们所谓的高傲给砸碎了,于是。她们再见到我,就只好低着头。侧身走过,再不敢挺着脖子装逼。”

“这个方法虽然无赖,是流氓行径,可用于那些高傲的像是孔雀的女人,倒是实用。”沈晓霞抿着嘴巴,笑着说,“她现在对你地感觉非常复杂,说是恨不得你死,又有些喜欢你,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“她不会爱上我的。”秦寿生摇头说。“她这样的女人。是以征服男人为乐的。现在对我那样,是因为征服不了我而产生的奇怪心理在作怪。这个女人。一定要把她赶走。不能让她在这里使坏。对了,你的房地产公司有上市的想法了?”

“嗯。”沈晓霞点点头,期待的说,“想买壳上市。现在地希望市,遍地都是项目,可我地资金不足,需要筹集资金,上市圈钱是必需的行为。”

“这样吧,我出资收购金星公司一部分的股份,如何?”

“你想占我便宜!”沈晓霞郁闷的说,“我要是答应了,估计明儿我就被赶出第五家了。金星公司里,我可是只有两成的股份。”

“不是说要把股份都转给你吗?怎么,反悔了?”

“没有,必须等我和不凡登记后,才能转移到我地名下,而且是和不凡共有的。”第五明珠嘲讽地笑着,“你以为人家是傻子啊!会把财产都转移到我地名下?”

“你和他们说,说我想入股你的公司,不信他们不动

见秦寿生信心百倍,沈晓霞疑惑地说:“可能吗?”

“你以为经商是小孩过家家啊!”秦寿生笑着说,“你们持有我的股份,我持有你们的股份,在商场上,本来就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估计只要你一提,你的公公婆婆会乐颠颠地指示你来和我商谈入股的事情。想做强做大,本来就该这样吗。”

“你的建筑公司不上市?”沈晓霞有些怀疑秦寿生的用心,“你那个公司的营业期限够了,别地硬件肯定也够了,为什么不去搂钱呢。”

“我不缺钱。”秦寿生直言不讳地说,“我不想一口吃成胖子,所以,我没太大地动作,商品房开发,也是一点一点的来。而且,制药厂股票上市,我已经赚足了好处,不差钱了。”

“德行。”沈晓霞白了秦寿生一眼,邀功似地说,“没我,你能赚那么多?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秦寿生笑着说,“几千万股股票在身,你已经赚够本了。不要忘了,两年前,你还是个一无所有的小丫头,认识了我,现在的你,已经是亿万富婆了。”

“是啊,和做梦一样。”沈晓霞叹息着说,“那时的你,张生,我还天真的以为可以和你说说心事,没想到,上了你的贼船,就下不来了。”

“我的船是航空母舰,能容纳很多架飞机。你这样的小女孩,我是来者不拒。”秦寿生哈哈一笑,“晓霞,你要承认,我比他更适合你。”

“不要说了。”沈晓霞恼怒的说,“你要是不比他强,我会任由你为所欲为吗?”

秦寿生摸摸鼻子,说了一句让沈晓霞抓狂的话:“他们还做那事吗?”

“你也是个变态的玩意儿!”沈晓霞很恼怒,继而颓然说,“我不知道。这事已经是禁忌了,谁都不想提。你想想自己,想想咱俩,就知道,这事只要做了一次,还能少得了两次,三次吗?他爸从来就不着家,拿家连旅馆都不当,就他俩在家,就是当妈的不干,架不住她太宠孩子了,最后还是要做。嗨。我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不要上火了,我不提就是了。”秦寿生安慰沈晓霞,同时诱惑她犯罪。“听我的,甩了他家,就不用这样郁闷了。”

“要能甩得了,不是早甩了吗?可我不是她家的对手啊!”

“所以需要我的加入。”秦寿生笑着说,“慢慢地剥离,慢慢地剥离,早晚把她家给剥离得差不多。”

“我问问。”沈晓霞拿起电话,当着秦寿生的面给乔白云打电话。

“什么?他想入股咱们的建筑公司?”接到沈晓霞的电话。乔白云有些发愣。但没有太在意,也想到了秦寿生地用意,“他知道咱们想借壳上市的事情?”

“他没说。”沈晓霞瞪着眼睛说瞎话,“但看他的德行,应该是知道。”

“嗯。也没什么,现在开始筹划。上市最快也要后年,他想入股,正好可以缓解咱们的资金困境。只是,和他谈判的时候,要发挥你的优势,不让他占到便宜。”

“好的,妈。”沈晓霞的声音很平淡,“不凡呢?”

“在他爷爷那里。”乔白云地声音里有些担忧,“他爷爷地身体最近有些问题,不凡必须在那里呆着。晓霞。你应该知道老爷子对咱家的重要性。等老爷子身体好了。就让不凡过去陪陪你,顺道登记了。啊!”

“嗯。您放心,我不会让他占便宜的。”

放下电话,沈晓霞深深地吸了口气,对秦寿生说:“说吧,想咋样入股?”

“咋样?”秦寿生摊摊手,“请会计师事务所验资,按照股份,我掏钱给你们就行了。”

“想得美!”沈晓霞愤愤的说,“那样,估计谁都知道我和你的事情了!你要把这次地入股当做买债券,溢价,溢价,懂吗?”

“凭什么!”秦寿生不满的说,“你地公司可没我公司的潜力,一个小破房地产公司而已,不管是资产还是收入水平,都不值得我花大代价来购买。”

“不错,金星公司是资产现在不过五亿,年收入不过八亿,但我只要上市,股市的价值自然就高涨起来了。”沈晓霞满口胡言,“到那时,你的一块钱,就不知道是几块钱了。”

“放屁放屁,好臭好臭。”秦寿生有些羞恼,说话也不管不顾了,“你是向着我,还是向着他们?上市咋的了?那股票难道转手就能卖了?还是你的股票肯定就能升值?没有跌成垃圾股的股票吗?或者是你们脑袋烧坏了,让我入股你们公司,占你的便宜?”

“我……”沈晓霞被说得没话了,恨恨的说,“反正不能原值入股,我们的所有者权益是一亿多,你掏一个亿,算你四分之一地股份。怎么样?”

“不行不行,我最少要三分之一地股份。”秦寿生笑着说,“你和第五家的人商议一番,一个亿,我要百分之三十地股份就可以了。”

若是这样,股本总额为两个亿,秦寿生占股百分之三十,也就是六千万的股本,但他掏出了一个亿,算是对第五家的先期投入和经营做出了补偿,还算是可以。

“那样的话,我的股本就少了。”沈晓霞不是傻子,很快看出了其中的不对。她原先在公司中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这样一切割,就剩下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了。这样,股本总额就是第五家百分之四十二,秦寿生百分之三十,沈晓霞百分之二十八了。

“少了怕什么,有我在,即使是第五明珠获得了剩下的那些股份,你一样能在董事会上占有优势。”秦寿生提醒沈晓霞,“不要忘了,这样一来,你可是占了大便宜了,多得了一两千万的好处。”

沈晓霞担心的就是这个。金星公司其余的股份,都属于第五家家族的,不管是第五金宇,还是乔白云,都没有完全的处置权。在政府部门任职的第五金田,第五金萱,都在其中有自己应得的股份。乔白云或许会利用自己主管家族经济的大权,在背地里为自己谋一些好处,但大面上的事情,她还是要做给老爷子看的。据说,由于第五家的老爷子很可能熬不过去了,第五家的二代,正在忙着分家产呢。这也是第五明凡不过来的原因。

作为第五家三代唯一的男丁,第五明凡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分得更多的财产,而他的伯伯和姑姑自然是不愿意。三家僵持在那里,也是正常的。倒是第五明珠想得开,忙着自己赚钱,懒得掺和进去。反正该她的那一份,她的爸爸妈妈会帮着她争取的。

“要是我们分家了,我想你能保证,不要对付我。”沈晓霞一脸的哀求,“生子,我没太大的理想,挣钱过上好日子就行了。明凡更是个连鸡都不敢杀的人,更不会找你麻烦的,你放过我吧。”“不要把我看得这么邪恶。”秦寿生有些不高兴了,冷冷地说,“沈晓霞,当时,整垮第五家的保证书上的签名不是假的吧,你和我做爱的时候,哼哼唧唧的,也不是假的吧。咱们一起合伙,整得乔白云和她老头子吐血的事情,更不是假的吧。我得罪了第五家,他们恨不得能整死我,你反而劝我放弃收拾他们,可能吗?”

“我…”沈晓霞强辩道,“可是,分家后,第五家就垮了,再也没本事对付你了。生子,你想我怎样都行,可别逼着我离开第五家,好吗?”

“我和第五明凡相比,哪个更好?”

“你!”沈晓霞毫不犹豫地给了答案,同时更让秦寿生郁闷,“你比他好,但你有很多女人。你不会像明凡那样拿我当宝贝供着,不会什么都听我的,不会晚上在家陪着我……”

“算了。”秦寿生郁闷地说,“先这样吧。我不会坏你,但若第五明珠太过分了,你必需和我联手,对付她。”

“嗯。”沈晓霞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不管是为了迎合秦寿生,还是为了保护她和第五明凡日后的生活,她都要压制住第五明珠。帮秦寿生,其实是在帮她自己。